天空之舞游戏

【江城非遗】彩鹞空中舞芭蕾

据清末《阳江县志》载:“重阳日,结伴携酒选胜登高,士人赋诗,儿童放纸鸢较高下或悬藤弓其上,风激之鸣响彻云霄,北山尤盛。” 清代阳江文人所作的《竹枝词》中写道:“浮图七级北山坳,纸鸢登高万影交。”

多少年来,阳江风筝既保留了传统风格,又有特色创新,呈现较高的实用价值、欣赏价值和收藏价值,它奠定了南派风筝的代表地位,在风筝文化的不断积淀之中,以其特别的魅力独领风骚。

重阳节市民齐聚市区南国风筝场放飞风筝。

风筝,是许多阳江人美好的童年回忆。

从古老的历史岁月里“飞”来,人们对它的来源已考究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风筝的起源与古代战争有关,是我国古代战争时期重要的通讯和侦探工具之一。据省广府文化研究会研究,早于南朝至隋时期的岭南巾帼英雄冼夫人在阳江治所时,城池曾为叛军所围,冼夫人命人扎放风筝(纸鸢)于高空,传递危情搬取援兵。城池围困解除后,民间百姓遂将冼夫人开创的扎制放鸢作为习俗延续至今。

据史料记载,明清时期阳江风筝活动已相当兴盛。明代诗人陈震作有《重九偕游翠岩亭次韵》,清代阳西女诗人王若霞七言律诗《纸鸢》。《阳江县志》(清道光二年版?风俗篇)记载:“九月九日重阳节士人结伴登高饮菊花酒童子放纸鸢或悬藤弓其上半空嘹亮响彻云衢。”《阳江志》(民国十四年版第二册卷七第十三页)记载:“重阳日结伴携酒选胜登高,士人赋诗儿童放纸鸢较高下,或悬藤弓其上,风激之鸣,响彻云霄,北山尤盛”。

冼夫人引风筝“飞进”古高凉

阳江民俗学者冯峥所著的《云上精灵》,探究阳江风筝的来历,同样认为与冼夫人有关。公元551年,冼夫人与陈霸先会师时,陈霸先提到梁武帝放风筝求救一事,引起了冼夫人的兴趣。她以一大袋行军必备的春砂仁,从陈霸先处换取了数架风筝。回到高州后,冼夫人的丈夫冯宝叫上能工巧匠,依样扎了一批风筝,分别送给下属的杜陵、宋康、永宁、阳春、齐安、连江、南巴、电白、海昌等县郡,并教会他们扎放风筝,约定风筝传送文书的做法。

运动员在市区南国风筝竞赛场放飞龙串风筝。

为了确保文书传送的准确性,冯宝想了个办法,规定风向对时,每隔三天放一次风筝,风向不对时,改天补上。每个县郡还选一个高地,派专人监看接收风筝。《云上精灵》写道:州府的监看点设在城郊附近的南岭,还在那儿特地搭了个寮,配备士兵接放风筝。久而久之,人们便把南岭叫“望鹞岭”。民谚曰:望鹞岭上望鹞来,望鹞带个好信来。“阳江话‘鹞’‘寮’‘?’同音,因此这‘望鹞岭’又叫望?岭。这便是阳江市区望?岭的由来。”冯峥说。

随着冼夫人弃陈迎隋,促成国家统一,阳江周围百姓也学会了扎放风筝。自此,风筝便在阳江扎了根。

阳江“放鹞”始于邑民自发的“重阳登高”“辟邪祈福”习俗,阳江人民将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幸福安康等美好、吉祥的意愿,寄情于高飞的风筝,并逐渐演变为“志存高远、脚踏实地、拼搏向上、锲而不舍、团结合作”的风筝文化精髓和人文精神。为阳江独特地方文化的形成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文化底蕴,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

由于阳江风筝活动有着深厚广泛的群众基础以及其延续性,1991年市政府在鸳鸯湖公园建成了占地12万平方米、可容纳30万群众的“南国风筝竞技场”;同年被省体委命名为“广东省风筝之乡”;1992年阳江市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将重阳节定为“阳江风筝节”;1993年被国家体委命名为“中国风筝之乡”;2002年建成“阳江风筝馆”。

据冯光、阮加培、梁汝兴等风筝传承人回忆:以前,每年中秋节过后,家家户户、男女老幼,都会亲手制作风筝迎接重阳节的到来。而有钱人家则会将名师请到家中制扎风筝并着手筹备重阳事宜,到重阳节这天,全城出动,万人空巷,红男绿女,扶老携幼,经水路、陆路来到北山,举行放鹞活动,包括风筝制作及放飞比赛、赋诗、弦歌、唱山歌、饮酒、猜拳和野餐等活动,场面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南派风筝杰出代表展示岭南特色

在风筝千年的延续之中,中国形成了风筝“五大流派”,其中阳江、潍坊代表着南北风筝实力最强者,也是最有可比性的两个流派,于是中国风筝行业便有了“南有阳江,北有潍坊”的共识。

阳江风筝是中国风筝“南鹞北鸢”中“南鹞”的典型代表,于2006年被列入首批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阳江风筝制作技艺融合了“扎、糊、绘、放”四艺,特别在“扎、放”技巧上尤为突出,以“造型别致、工艺精巧、绘制精美、色彩鲜艳、放飞技高、生动灵活、惟妙惟肖、形神兼备”等特点雄立业界。题材种类繁多,生活中的花、草、蔬、果、鸟、鱼、虫、兽等动植物与民间传说、文学故事、现代商业广告均可为创作题材,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

地理环境上,阳江地处大陆南端,传播时间上晚于其它流派代表城市。阳江风筝传统何以保持上千年历久不衰,与潍坊风筝并驾齐驱?这与阳江作为中国古代南海上丝绸之路的中转港和补给港,以及古代的劳务输出基地有重大关系。

1990年,阳江的灵芝风筝被评为“世界风筝十绝”,阳江风筝美名从此走向世界。

《梁书》记载,“天载初……郡常有高凉生口,及海舶每岁数至,外国贾人以通货容易”。1983年4月9日的《北京晚报》,发表了一则在非洲刚果黑角市郊发现一中国古墓群的消息,“其中竟还有一张女碑,上写“阳江县黄门陈氏”,足见阳江人足迹之广。那时阳江人离乡时,大多是乘船从海上走的,人们以为远离的亲人就在大海那边。交通落后、通讯困难、没法与亲人联系,阳江人便想起了可以在天空遨游的纸鹞。而阳江背山面海,旷野辽阔的地理环境,使得到处都是天然的放飞场。于是,每到秋高气爽时,扎个纸鹞,在鹞上给亲人写些问候语……

慢慢地,风筝也从幽怨的符号变成了欢乐的象征。载满了风筝文化的阳江,也变成可与潍坊匹敌的“纸鹞城”。

据清末《阳江县志》载:“重阳日,结伴携酒选胜登高,士人赋诗,儿童放纸鸢较高下或悬藤弓其上,风激之鸣响彻云霄,北山尤盛。” 清代阳江文人的《竹枝词》中写道:浮图七级北山坳,纸鸢登高万影交。

多少年来,阳江风筝既保留了传统风格,又有特色创新,呈现较高的实用价值、欣赏价值和收藏价值,因此,它奠定了南派风筝的代表特色,在风筝文化的不断积淀之中,以其独特魅力独领风骚。

阳江南天风筝协会会长陈龙介绍,阳江风筝独特的岭南风格与文化,首先体现在本土题材上,如拥有发声的特色品种灵芝,以及腰节上用带有草根的茎作横杆的“龙头蜈蚣”,后者在全国也是独一无二。其次,在风筝图案描绘上体现岭南特征。北派风筝着重细腻的工笔人物画的近距离观赏效果,而阳江风筝则着重选择仿生型、粗犷型的大色块远观赏效果。放飞技巧上,阳江风筝不像北方风筝单纯讲究高度和稳定,而是讲究生动效果,力求动感形态。

北方流行于春天清明前后放风筝,而阳江风筝放飞时间段长,节日外,民间也会自发组织放风筝。在阳江,重阳时节放飞风筝与驱邪、登高和敬老美德相联。每逢九九重阳,都要举办风筝大赛。过去以阳江北山、望?岭为登高放鹞场地之首选;近20年来,以鸳鸯湖南国风筝场为首选之地;同时,海陵岛、东平、沙扒渔港海边也是常年放鹞地。

与风筝结缘的一家五代人

以天为纸,书画琳琅于青笺,将云拟水,鱼蟹游行于碧波。“阳江工匠”梁玉泉一家五代人与阳江风筝结缘,他是承前启后的关键所在,父辈的风筝手艺在他这里发扬光大、后继有人。走进龙津路,狭窄的街道,古朴的骑楼,一家家小商品零售店堆积出人间烟火的喧嚣而亲切的气质,让人如同置身年代久远的黑白电影中。龙津路123号“玉泉商店”是时光定格的画面里一抹亮丽色彩,两只威武的醒狮各占据门廊一侧,杂货铺一样的斑驳老店,摆满各式形神皆备、色彩斑斓的风筝。关心阳江风筝的都听说过龙津路的“风筝世家”??梁家。

风筝艺人梁玉泉乐于传、帮、带,正在教学员扎制风筝。

在阳江的风筝传承普系中,梁开枝、梁瑞川、梁汝兴、梁玉泉的名字,串起四代技艺传承,这个“风筝世家”到梁玉泉这已是第四代,他的父亲梁汝兴是阳江风筝的传奇,有“风筝大王”的美誉。梁玉泉年少时便接过了父亲的衣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守着老风筝铺,他大多数时间,都蹲坐在小店的木桌前,削竹、缠线、裱纸。作为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阳江风筝项目省级代表性传承人,梁玉泉和他的父亲一样,用一剪刀、一尺子,一铅笔、一卷线,做阳江传统风筝技艺传承、推广的“摆渡人”。目前,梁家的风筝技艺已经传承到第五代,梁玉泉的女儿梁淑娴跟着父亲做风筝,她擅长在传统手艺中注入年轻人审美意趣,目前已经是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阳江风筝项目市级代表性传承人。扎制、裱糊、绘画、放飞,风筝“四艺”,每一艺,梁玉泉都追求极致。

他的一双巧手,是匠心和童趣的奇妙融合。一根竹篾,一张纸,一点颜色,一根线,花鸟虫鱼,瑞禽仁兽便跃然其手上,形似神亦妙,细节皆可见精神。梁玉泉技术全面、手工精湛擅长制作和放飞龙类、板子类、硬翅类等南派风筝,代表作有“四蝶朝牡丹”“南瓜”“鸳鸯戏荷塘”“宝鸭穿莲”“荔枝”等。他制作的“四蝶朝牡丹”在2008年和2012年全国农民运动会风筝比赛中蝉联冠军。他还多次带队参加国内外各种赛事为阳江风筝的传承与创新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云上精灵随风去,鼍城鹞匠留绝响。”2017年,梁玉泉的父亲梁汝兴去世,阳江人皆痛惜这位风筝匠人的离去。梁玉泉收拾起悲伤。不曾忘记父亲遗志,他用一只漆皮箱将父亲的风筝作品都珍而重之地收藏了起来。“我父亲的作品大都跟他的生活经历相关,你看这只螃蟹风筝,就是他看到别人吃螃蟹之后制作出来的。”梁玉泉说。对父亲作品的收藏,不仅是儿子对父亲的无尽怀念,同时也是一名传承人所应该担负的责任。

在梁玉泉看来,前辈做风筝的手艺、尺寸都留在老风筝身上,收藏这些老风筝便是传承阳江风筝技艺的重要一环。“对于风筝来说,尺寸比手艺更珍贵,手艺你可以去学习,但风筝的尺寸是前辈们经过几十年的制作、放飞经验,一次次地改良、探索出来的,它决定了一只风筝是否美观、能不能飞得高。”梁玉泉说,尺寸是老前辈给我们留下的财富。梁玉泉自家4层半的小楼,摆满了各式从不同地方收藏回来的阳江传统风筝,大大小小、造型各异,其中最久远的一只已超过30年。这些老风筝大多都残破,但梁玉泉依然如宝贝一样收藏着,他甚至能说出每一只风筝以及制作者的故事。 “这些风筝的工艺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它们曾经存在于阳江传统风筝的历史上,老前辈把它做了出来,他们和他们的作品,都不应该被忘记。有机会,我会把它们复刻出来。”梁玉泉说。

让阳江风筝文化融入百姓生活

据市文广新局不完全统计,自1986年我国恢复风筝比赛以来,阳江风筝队代表广东参加全国及国际比赛,获得的金牌数超百枚,团体总分居第一的有10余次,是全国获奖最多的一个团队,这也让阳江风筝品牌享誉国内外。

阳江灵芝风筝1990年获得“世界十绝风筝”称号,曾连续5年夺取全国风筝比赛板子类冠军;1991年,阳江举办了全国首届风筝比赛,并获得“广东风筝之乡”称号;1993年,阳江获得“中国风筝之乡”称号;2005年,阳江风筝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屡获殊荣的同时,阳江风筝传承和发展步伐却略显缓慢。阳江有名的风筝制作一条街龙津路,在十三四年前,还有60多户是靠制作风筝维系生计的风筝制作专业户,每年风筝的生产量在1万只左右。如今,这条街制作风筝的作坊不过两三家。令风筝老艺人忧心的是,如今掌握风筝制作技艺的人越来越少。市风筝协会副会长梁治昂表示,如今阳江能扎制传统风筝的不足20人,多是上了年纪的人。在阳江市风筝协会、阳江市蓝天风筝协会100多名会员中,绝大部分都是40岁以上的人,鲜有年轻人主动加入。

梁治昂(右)在制作风筝。

80多岁的风筝传承人阮加培退休后,将全部精力都放在完善风筝制作工艺上。多年来对风筝的“坚守”,让他有了与日俱增的责任感??期盼扎风筝的手艺后继有人。阮加培本想把一身技艺传授给儿子,可三个儿子只有大儿子阮权跟着学了些手艺,次子浅尝辄止,小儿子不感兴趣。“阳江市会制作宫灯风筝的找不出几个,大儿子也才刚学会。”阮伯语气中带着失落,他说,现在的年轻人更愿意去唱歌、跳舞,没多少人能坚持学这门略显枯燥的手艺。

尽管行业不如从前辉煌,但作为南派风筝的代表,阳江风筝影响力犹在。在第七届全国农运会上,阳江风筝队夺得团体总分一等奖,另获5个单项一等奖。2013年重阳节期间,在家门口举行的“金山凤凰杯”首届广东省风筝锦标赛上,阳江毫无悬念地夺得该项赛事的团体总分第一名,阳江选手在8个组别比赛中囊括5个组别的冠军,充分展示了阳江风筝的强劲实力。

2013年5月,广东省风筝协会在阳江成立,成为落户地级市的首个省级体育协会,中国风筝协会副主席、省体育局副局长曾晓红当选首任会长。她说,协会的首要任务是担负起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历史责任,挖掘风筝的文化和精神内涵,实现传承民族传统文化和建设文化软实力的社会价值。同时,还将通过加强培训、举办更多比赛,吸引更多爱好者参与风筝活动。这让阳江风筝忠实的守候者看到了希望。

广东省风筝协会秘书长陈永雄是地道的阳江人,他从20多年前就开始痴迷风筝。陈永雄介绍,从2009年开始,阳江一帮风筝爱好者开始四处奔走,去到广州、珠海、深圳、中山等地的公园,展示、放飞阳江风筝。他们还积极参与全国各地的比赛,代表阳江乃至广东获得荣誉无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